江西时时彩开奖记录
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
首 頁 政協領導 政協概況 視察調研 提案辦理 社情民意 文件通知 規章制度 委員簡介 大事記
 您現在的位置:  首頁>> 文史資料 >> 正文 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在上山下鄉勞動鍛煉的日子里
時 間: 2018/9/18    

 

196812月初,我初中畢業后,遵照毛主席“農村是一個廣闊的天地,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為”的教導,我決心走與工農相結合的道路,響應號召,積極報名,到農村插隊去,首批安置向京公社金星四隊插隊落戶。

那時,我的思想很單純,畢竟是剛走出校門的學生。家住城關的我,又是個獨生子,平時在父母的百般疼愛下,身上難免有嬌生慣養的習氣。說實話,農村是個什么樣,我不知道,都說農村條件艱苦,干農活很累,很辛苦。心想,到農村去鍛煉一下也好。

記得走的那一天,父母給我準備了行囊,又千叮呤萬囑咐。我從小到大,從沒有單獨離開過父母,更別說去農村。在“熱烈歡送知識青年上山下鄉”的口號聲中,我們胸前帶著大紅花,向歡送的人們揮手告別。在各插隊公社干部的帶隊下,我們徒步離開了縣城,分別到各自插隊的生產隊安家落戶。我們一起的有11位同學。

一走進冷水河,感覺到山也大了,路也窄了。我的心里涼了半截子,我的思想開始動搖了。心想,真要在這個山溝里安家落戶一輩子,以后的日子怎么熬?一路反反復復的想。就這樣,走了兩天,我們來到了向京公社。接著,我們在公社舉辦的學習班里,集中學習了4天。便安安置到金星四隊知青點。

金星四隊四周環山,出門就爬坡,土薄石頭多,是一個離公社遠而又偏僻的生產隊。大隊把我們分到同一個知青小組,安排了兩間土房,男女知青分別各住一間。由于自立伙食,廚房和床是連在一塊的,。先搭灶,再擺床,本來很小的房間,就顯得更加擁擠了。條件很艱苦,就這樣,我正式開始了我的知青生涯。

12月底,從向京公社傳來了毛主席的最新指示:“知識青年到農村去,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,很有必要。”那時,不下鄉插隊落戶,就是背離毛主席的革命路線,是對毛主席是最大的不忠。晚上,點亮煤油燈,我們知青小組開始學習“紅寶書”,“越是困難的地方越是要去”,來對照各自的思想,觸及自己的靈魂。小組會上都表示,要在向京“滾一身泥巴,煉一顆紅心”。

196956月份左右,我們知青小組種的包谷苗,長了人把高。我們幾個知青拿著刮耙,一頭鉆進包谷林鋤草。包谷林熱得象一個蒸籠,在里面簡直“吃不消”,我才除了幾下就氣喘吁吁,汗流如雨,衣裳和褲子被汗濕透了。這時才感到,種地不僅需要體力,還要有技巧。要卡農時節令,把握土、肥、種、管幾個關鍵。有經驗的老農教我,土要深翻細耙,莊稼要不斷提純復壯,施足底肥,抓23次除草,解決糧、草爭水、爭肥的矛盾。什么樣的天氣干什么樣的農活,什么季節種什么莊稼等等。比如除二道包谷草,要在太陽大的時候干,這個季節是包谷灌漿瘋長的時候,草茂盛,包谷產量就會降低。為此,我學了“清明前后種瓜種豆”等不少的農諺。

1970年春,知青們響應縣革委“為了消滅帝、修、反,拼死拼活抓高產(紅薯)”的號召。我們知青小組組織開會,商量要大干一場,好好的表現下自己。在缺紅薯種的情況下,生產隊長決定用包谷換種子,并就通知知青小組到馬莊河換1千斤種子,叫我們知青小組明天去背回來”。到馬莊河要走20里的山路,一路翻山越嶺。加之,偏在這時候,我腳上長個東西,又不肯說出來,怕農民說我不能吃苦,以后安排就麻煩了。于是就硬著頭皮,爭著報了名。

第二天清早我們吃完早飯,背著事先準備好的包谷出發了,男知青照顧女知青背的多。就這樣一路走了4個多小時,到了馬莊河。回知青點的時候,由于一路顛簸,體氣消耗大,早上吃的飯已沒了蹤影,肚子開始咕嘍嘍的叫喚了,雖也沒有提說吃紅薯種。就這樣,背一會,歇一會,沿路也不知歇了多少次。一背籠紅薯有80多斤重,走平路還將就,爬坡時,身子左右搖晃。我是最后一個把種子背回到知青點。一個社員看到眼里說:“建森遵守紀律,是鐵打的,參加勞動就是踏實。”

那時,我們知青既要拜貧下中農為師,還要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。縣上要求知青們向貧下中農學習生產斗爭、階級斗爭知識。記得才到生產隊兩、三天,金星大隊革委會主任常才清就領我們訪貧問苦,請老貧農常懷福大伯憶苦思甜。到現在,我還記得他講的“在舊社會,國民黨抓丁派款,搶走常大伯僅有的一點點糧食和幾件換洗衣,攆得他鉆刺架、睡巖洞,有家難歸,是毛主席把他從苦水里撈出來的”。教育我們說:“要牢記昔日苦,常思今日甜,你們下鄉來,我們高興,要聽毛主席的話”。由于不斷的接受再教育,我的思想覺悟也提高了很多。

當時金星四隊有個叫柯長達的地主,煮肉、熱酒,擺了一桌,叫我到他家去吃飯。我認為他是在用糖衣炮彈向我進攻,腐蝕拉攏我。當晚,我們知青小組就把他揪出來,狠批猛斗。象這樣類似的事情,時有發生。

插隊時,我們知青組也會被人欺負。大隊革委會委員賀學召,是生產隊領導小組組長,人品不怎么樣,經常說些風涼話:“你們要好嘛,怎么會從街上下放到我們這里來”,“好人不下放,下放沒好人”。還有一次,他在路上揀到一根楛梿樹叉說:“你們把這根樹叉拿去做飯攪面用多好!”第二天早上,我們用樹叉攪了滿滿的一鍋包谷糊豆,飯苦的很,簡直吃不成。全組的男女知青餓了半天,出不了工。后來才知道那是一根楛梿樹叉。清隊的時,工作隊調查了他,把他清洗出了大隊班子。

歲月抹不去印記,下鄉勞動鍛煉人。四十多年過去,茶余飯后,我們金星的知青插隊戰友碰在一起的時候,提及當年在一塊插隊的日子,想到那說到那,總有說不完豪情萬丈的話語,流露著那種純真、善良,又仿佛又回到了激情燃燒的知青插隊的時代。

白河縣檔案史志局鐘德彬根據原下放知青、勝利小學退休教師樂建森的口述整理。)

 
   作者: 樂建森口述   鐘德彬整…  源自:本站原創  已閱讀: 次     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   
      最 新 圖 文  

    火紅春聯進鄉村  文化年貨

    偉大的變革——慶祝改革開

    政協白河縣第九屆委員會第

    吳德蓮深入倉上鎮走訪慰問
    | 在線投稿 | 聯系我們 | 網站聲明

    陜公網安備 61092902000003號


    主辦:白河縣政協 2014©白河縣政協 版權所有 電話:0915-7822177
    備案編號:陜ICP備08006838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    地址:陜西省白河縣城關鎮人民路59號 郵編:725800

    江西时时彩开奖记录 山东时时玩法 天游平台 重庆老时时彩走势图 精准三肖六码3肖6码免费 90vs捷报比分 十一选五二胆六托多少钱 极速快三稳赚玩法计划 pk10软件旗舰版 七星彩抓规律软件 欢乐斗地主可以两人玩么